开乐彩直播
新聞 熱點

木里第31位遇難者:臥室滿箱藥 老父尚不知兒子去世

小鵬

2019-04-06 17:35

(原標題:木里火災第31位遇難者:臥室床頭滿箱藥,老父尚不知兒去世)

兩張簡單的辦公桌作為案板,墻壁上有一個支板放置雜物。浸滿油污的“案板”上,整齊地擺放著佐料盒和一臺電磁爐,就成為了客廳、廚房和洗漱臺。

臥室里的床鋪干凈整潔,床頭柜上,整整齊齊地擺滿一排藥瓶,床頭柜旁放著一把紅木椅子,椅面邊緣已經發白。

這是“3·30”木里森林火災第31位遇難者、四川省木里林業局第三營造管護處副主任王慧蓉的“家”。

4月4日,這場大火發生5天后,王慧蓉遇難的消息得到證實。

4月6日,據涼山州人民政府新聞辦消息,經公安部門現場勘查和尸檢,木里縣森林火災新增遇難者王慧蓉同志遇難現場無過火跡象,遺體表面無燒傷痕跡,初步判定:系從山坡滑落摔跌致腰椎骨折,骨折片刺破血管,失血性休克死亡。目前,安撫和善后工作有序進行。

王慧蓉臥室床頭放著滿箱的藥。 澎湃新聞記者 胥輝 圖

臥室床頭是滿箱的藥

4月5日,澎湃新聞記者從此次木里森林火災前線指揮部出發,前往40多公里外的王慧蓉生前工作地913林場。該林場系木里林業局第三營造管護處駐地所在。

50歲的王慧蓉老家在四川遂寧射洪縣。大多數日子里,他和同為木里林業局職工的妻子一起住在林場附近的員工宿舍。

王慧蓉在林場的宿舍。澎湃新聞記者 胥輝 圖

林場條件艱苦,員工只能分到兩個房間,一間作為客廳、廚房,一間作為臥室。在這個清貧的員工宿舍,客廳、廚房和洗漱臺共享十多平米的空間,臥室床頭放著一箱藥物。一位同事說,王慧蓉有嚴重的頸椎病,3月31日上山撲火前一周,還去醫院住過院。

客廳靠窗的地方擺放著一張黃色的老舊書桌,上面是一些書籍和藥瓶,桌子上放一張玻璃,下面壓著一些便條,像是上世紀流行的擺設風格。

即便條件艱苦,但王慧蓉和妻子依然保持體面的形象。第三營造管護處三隊何姓工人說,王慧蓉很講究,是個很愛干凈的人,“他對老婆很好,家人的衣服他都是分門別類放好。”

另一位同事稱,王慧蓉很細心,也很熱心,“反正我們家里什么東西壞了都可以找他(幫忙)。”她指了指林場的工棚,“都是他搭的”。?

這位同事向澎湃新聞展示了王慧蓉的朋友圈,更新停留在2018年5月份,內容基本都是天氣情況,沒有與朋友、家人的合影,也沒有自己的工作照,“業余生活很簡單的一個人。”

何姓同事說,在過去幾年,第三營造管護處職工的工資略有上漲,生活水平有所提高,但是王慧蓉依舊保持著非常簡樸的生活方式,“他的衣服、被套什么的收起來也就一個口袋。”

王慧蓉生前整理的辦公文件。 澎湃新聞記者 祝文博 圖

因熟悉林場地形曾帶隊撲火

4月5日,澎湃新聞記者在王慧蓉工作所在的第三營造管護處看到,王慧蓉的工作記錄已經寫滿整整一本,最后一條停留在了3月29日。

一位包姓同事說,王慧蓉每一項工作都會專門找一個本子來記錄,平時生活很細膩,也時常很熱心幫助同事。

何姓同事告訴澎湃新聞,王慧蓉平時話不多,但是一說起話來,臉上總是帶著笑容。此前,王慧蓉負責的林場也多次發生火災,因為熟悉林場地形,王慧蓉就擔任引導員,帶領消防隊員和打火隊前往撲救。

“有火情的地方,管護面積(之內)他都要去,他就是分管防火這塊的。”何姓同事說。

王慧蓉和妻子都是木里林業局職工,妻子是第三營造管護處管副產的工人。兩人感情很好,有一個兒子,已大學畢業,還沒結婚,已經參加工作。

何姓同事告訴澎湃新聞,因為林業工作的特殊性和緊急性,木里林業局第三營造管護處的職工在公休假期也無法休息,僅在每年的6月30日起有一個7-10天的探親假。

王慧蓉的父母都在老家射洪,父母都已經八十多歲高齡,老母親患有老年癡呆,常年癱瘓在床,與王慧蓉的弟弟住在一起。據何姓同事透露,2008年時,因為感覺之前的老房子有些危險,王慧蓉就把房子給賣了,之后也沒有購買新房。他回家探望父母也只能住弟弟家。

老父不知兒子離世

同事們回憶,3月31日接到撲火的消息后,王慧蓉第一時間趕到山上,宿營一夜后,4月1日準備下山,當時在場領導叫了人送王慧蓉,但王表示自己可以走,獨自下山,隨后不久發生意外。

另據川報觀察4月6日從四川省林業和草原局獲悉,王慧蓉遇難經過為,3月31日17時許,王慧蓉與木里縣副縣長、縣森林防火指揮部副指揮長沐年若等人在前往火場途中,看到火場林火爆燃,隨即一起向安全地帶撤離,當晚一起宿營。

4月1日7時許,王慧蓉、沐年若等人吃過早飯后,準備按“前指”要求,前往火場搜救失聯人員。此時,王慧蓉提出局里有事要下山,并將對講機交由沐年若使用,然后獨自離去。

4月3日17時許,王慧蓉妻弟張友斌(與王慧蓉同單位),向四川省木里林業局反映聯系不上王慧蓉。該局核實確認后,立即組織3支隊伍分頭全力搜尋。

4月4日15時許,搜尋隊在喇嘛寺溝口附近發現王慧蓉尸體。

4月5日17時40分許,王慧蓉的遺體被運送下山。澎湃新聞記者在雅礱江鎮附近的立波隧道口,見到四個人用擔架抬著遺體沿著一條河谷小心翼翼地挪動,身后跟著十多個輪換人員,遺體全身被包裹,到隧道口后轉移到一輛標著“涼山急救”的車上。

何姓同事告訴澎湃新聞,3月31日,林業局的同事通過對講機還能聯系得到王慧蓉。到了4月1日,大火中遇難的30名失聯人員的遺體被找到之后,他們多次聯系王慧蓉,但是都沒聯系上。起初他們以為是山上信號不好,電話才打不通。

4月3日下午,在得知指揮部與王慧蓉多次聯系未果后,意識到自己的丈夫可能出事了,王慧蓉的妻子情緒瀕臨崩潰,為了安撫她,林業局的一位女同事陪著王慧蓉的妻子坐了一整夜。

然而,整夜的等待并沒有換來令人期待的消息。

何姓同事告訴澎湃新聞,4月4日下午,指揮部先是找到了王慧蓉的背包,隨后找到了王慧蓉的遺體。

澎湃新聞了解到,王慧蓉被確認遇難的當晚,他的父母還不知道自己兒子去世的消息。

其同事們回憶,4月4日晚,王慧蓉的妻子強忍悲傷,和80多歲的王父通了電話,為了讓老人安心,王慧蓉對王父說:“我們會弄好的。”電話最后,王父叮囑王慧蓉妻子,“不要在那個地方上班,太艱苦了。”

何姓同事和在場的其他人,聽到通話內容時已泣不成聲。

舉報本文
+10
+10
收藏本文
全部評論 (0)
正在加載更多

點擊瀏覽器下方“”分享給QQ好友

safari瀏覽器請點擊“”按鈕

您已收藏,請到個人中心查看
知道了
开乐彩直播